菜单

小丑回魂2》:有没有这样一个暑假让你不再怕“它

新版《小丑回魂》(IT)引爆了今年秋季档北美票房,如果当时你没能有机会去影院大屏幕感受那呼之欲出的恐怖,那么如今“它”终于出资源了。

电影改编自恐怖大师斯蒂芬·金畅销小说。原著(译名《它》)深度融合了儿童教育、心理学、灵异、以及美国近代史元素,用POV(角色视角)手法写出了极其生动的人物塑造和心理描写,讲述了一个至少跨度27年的宏大故事。

电影挑选了“废柴俱乐部”童年的那个暑假,在欢乐、青春,和掩埋其下的苦涩之中,带着我们所有人,不分年代,都回到了那个苦乐参半的11岁。

在主人公们的探索中我们渐渐知道,德里镇(Derry)在“普通”的背后,其居民的意外死亡率却是全国平均数的几倍,而儿童的意外死亡、失踪率更是全国平均的十几倍。

在近100年,“它”是一个秃头粉面、戴着橘色假发、身穿破旧小丑服、举着鲜红气球的小丑形象。

德里的“意外”总是由“它”而起,大约每隔27年,“它”就会大规模“现身”一次,吃掉很多孩子。

故事的起因就是:“它”开始了新一轮豪华午餐,首先吃掉了男主威廉六岁的弟弟乔治。

七个主人公中的“老大”威廉(昵称比利)同时有着天赋般的领导力和严重的口吃。

他内心放不下自己对弟弟的悲痛和愧疚——若不是他给弟弟乔治做了一艘纸船,以及他当天发烧没能和他一起出去玩,乔治便不会“意外”死去。

理查德外号“贱嘴”,他喜欢模仿各种电视和电影角色的声音,还是个信手拈来的“段子手”——同时他也因为戴眼镜而被恶少欺负。

电影里把他的恐惧简化设定成“小丑”,而原著里,他的父母貌合神离,对他冷若冰霜,他恐惧自己的渺小。

在“大人”们眼中,孩子的弱点总被无限放大。而活在自卑中的他们,对自己的天赋浑然不知。

电影中把设定的时间点改在了80年代,把斯坦利的父亲设为严厉的犹太教拉比(牧师),而斯坦利患有强迫症,非常自律整洁,无法忍受任何不干净、无秩序的东西——

不论是好孩子、坏孩子、可怜孩子还是有钱孩子,《小丑回魂》中的孩子们都在来自家长、“大人”、以及彼此的伤痛中艰难长大。

作为一位早熟的美丽少女,贝弗莉对性暗示的东西(头发、血液)同时充满了厌恶与好奇。同时贝弗莉的美丽聪明又令几个小男生钦佩不已,甚至春心萌动。

本就是贝弗莉的“秘密爱慕者”,他的单亲母亲喜欢用甜食把他喂得胖胖的,肥胖和自卑让他从来没有朋友,总是独身一人被小镇恶少欺凌——

和母亲一样,他害怕“犯病”,认为任何莫须有的“细菌”、“病毒”、“疾病”都可能会杀死他。

原著里,他和父母谨小慎微地生活在小镇边缘,他也活在邻居恶少亨利·鲍尔斯的威胁之下。

在大人的忽视和自恋下,孩子的弱点似乎格外缺乏,“它”就这样轻易地吞噬着每个孩子。

而在这个暑假,“废柴俱乐部”认识了彼此,在友谊中发现了自己的价值、力量、和勇气。

最后,威廉打死了挥之不去的“弟弟”,贝弗莉拼死打倒了父亲,洁癖的斯坦利在被怪物“啃脸”后接近崩溃,却仍然站了起来,而自卑的本也终于亲吻了自己的“冬日之火”贝弗莉。

这一版《小丑回魂》减去了很多原著的性暗示,对青春的觉醒只是以懵懂的方式戴过——而失去性的暴力,却仍然在电影语言中显得格外恐怖。

即使你明知它充满了“经典”的恐怖桥段:寂静、转身、大力bgm+鬼怪上场——你还是会忍不住尖叫出来,心脏跟着颤抖。

原著里的童年是和成年故事是穿插叙述的,七人暑假结束后,就先后离开了德里镇(迈克除外),很快便忘了当年的一切。

这个结尾有点像同是斯蒂芬·金作品的《伴我同行》,童年好友的背影眨眼间模糊消失。

不过直到27年后,长大成人、天南海北的他们又接到一个同电话,便放下一切回到了德里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